訟也  > 所屬分類  >  法律問答   
編輯

凍結被執行人在有限責任公司股權,僅向公司送達凍結股權法律文書是否發生凍結效力?

更新時間:2021-01-15   瀏覽次數:873 次 標簽: 暫無標簽

文章摘要:

【要旨】人民法院僅向公司送達凍結被執行人在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權法律文書合法有效,發生股權凍結的法律效力,但無法防止被凍結股權的變更登記、出質登記等權利處分行為。

文章摘要2:

目錄

問題 回目錄

人民法院凍結被執行人在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權,僅向公司送達凍結股權的法律文書是否發生凍結效力?

解答 回目錄

(1)《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第38條規定:“對被執行人在有限責任公司、其他法人企業中的投資權益或股權,人民法院可以采取凍結措施。”/“凍結投資權益或股權的,應當通知有關企業不得辦理被凍結投資權益或股權的轉移手續,不得向被執行人支付股息或紅利。被凍結的投資權益或股權,被執行人不得自行轉讓。

根據上述規定,人民法院凍結被執行人在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權,僅要求“通知”有關企業即可,并不要求到工商行政管理機關進行登記才發生股權凍結的效力。

(2)《最高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辦公室關于中國重型汽車集團公司股權執行案的復函》([2001]執協字第16號 2001年4月13日)規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第53條的規定,人民法院凍結被執行人在有限責任公司、其他法人企業的投資權益或股權的,只要依法向相關有限責任公司、其他法人企業送達了凍結被執行人投資權益或股權的法律文書,即為合法有效。

根據上述規定,人民法院凍結被執行人在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權,僅向公司送達凍結股權的法律文書,沒有向工商行政管理機關協助執行法律文書,該凍結行為合法有效,發生股權凍結的法律效力,只不過無法防止被凍結的股權變更登記以及出質登記。

陳其象律師提示 回目錄

人民法院僅向公司送達凍結被執行人在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權法律文書合法有效,發生股權凍結的法律效力,但無法防止被凍結股權的變更登記、出質登記等權利處分行為。

法條鏈接 回目錄

《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2020修正)

  38.對被執行人在有限責任公司、其他法人企業中的投資權益或股權,人民法院可以采取凍結措施。

  凍結投資權益或股權的,應當通知有關企業不得辦理被凍結投資權益或股權的轉移手續,不得向被執行人支付股息或紅利。被凍結的投資權益或股權,被執行人不得自行轉讓。


最高人民法院、國家工商總局關于加強信息合作規范執行與協助執行的通知

  11.人民法院凍結股權、其他投資權益時,應當向被執行人及其股權、其他投資權益所在市場主體送達凍結裁定,并要求工商行政管理機關協助公示。

  人民法院要求協助公示凍結股權、其他投資權益時,執行人員應當出示工作證或者執行公務證,向被凍結股權、其他投資權益所在市場主體登記的工商行政管理機關送達執行裁定書、協助公示通知書和協助公示執行信息需求書。

  協助公示通知書應當載明被執行人姓名(名稱),執行依據,被凍結的股權、其他投資權益所在市場主體的姓名(名稱),股權、其他投資權益數額,凍結期限,人民法院經辦人員的姓名和電話等內容。

  工商行政管理機關應當在收到通知后三個工作日內通過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公示。

·最高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辦公室關于中國重型汽車集團公司股權執行案的復函

([2001]執協字第16號 2001年4月13日)

【摘要】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第53條的規定,人民法院凍結被執行人在有限責任公司、其他法人企業的投資權益或股權的,只要依法向相關有限責任公司、其他法人企業送達了凍結被執行人投資權益或股權的法律文書,即為合法有效。

·五礦國際信托有限公司、成都森宇實業集團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糾紛執行審查類執行裁定書

【案號】最高人民法院執行裁定書(2020)最高法執復60號

【問題】未向市場主體送達凍結股權裁定而直接要求協助公示凍結股權事項的是否能夠實現凍結的效力?

【裁判要旨】人民法院在凍結股權時,應當向股權所在的市場主體送達凍結裁定,同時要求市場監督管理機關協助公示。本案法院在未向市場主體送達凍結股權裁定的情況下,直接要求市場監督管理機構協助公示凍結股權事項的做法,不能對案涉股權起到凍結效力。

【裁判摘要】2014年10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與國家工商總局聯合下發的《關于加強信息合作規范執行與協助執行的通知》第11條規定,人民法院凍結股權、其他投資權益時,應當向被執行人及其股權、其他投資權益所在市場主體送達凍結裁定,并要求工商行政管理機關(現為市場監督管理機關)協助公示。第12條規定,股權、其他投資權益被凍結的,未經人民法院許可,不得轉讓,不得設定質押或者其他權利負擔。有限責任公司股東的股權被凍結期間,工商行政管理機關(現為市場監督管理機關)不予辦理該股東的變更登記、該股東向公司其他股東轉讓股權被凍結部分的公司章程備案,以及被凍結部分股權的出質登記。據此,人民法院在凍結股權時,應當向股權所在的市場主體送達凍結裁定,同時要求市場監督管理機關協助公示。本案中,根據查明的事實,青海高院在未查閱成都農商行股東名冊、確認森宇公司是否為其股東,且未向成都農商行送達凍結股權裁定的情況下,直接要求成都市工商局協助公示凍結股權事項的做法,不符合規定,亦不能對案涉股權起到凍結效力。

·泉州威利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安徽好迪家居有限公司民間借貸糾紛執行審查類執行裁定書

【案號】最高人民法院執行裁定書(2019)最高法執監416號

【問題】法院在工商局凍結股權的行為能夠視同公司的協助執行義務已產生了嗎?

【裁判摘要】《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第58條規定:“有關單位或公民持有法律文書指定交付的財物或票證,在接到人民法院協助執行通知書或通知書后,協同被執行人轉移財物或票證的,人民法院有權責令其限期追回;逾期未追回的,應當裁定其承擔賠償責任。"根據該條規定,協助執行義務產生的前提是“接到人民法院協助執行通知書或通知書"。本案中,2016年7月21日,好迪公司將其持有臨泉農商行1400萬股權轉讓給他人時,阜陽中院雖已在阜陽工商局辦理了凍結,但不能等同于該院向協助執行義務主體臨泉農商行發出了協助執行通知書,認定臨泉農商行的協助執行義務已產生不符合司法解釋規定的要求。故阜陽中院作出《責令追回財物(票證)通知書》,以臨泉農商行違反協助義務為由,責令其追回好迪公司轉移的1400萬股權,依據不充分。

標簽

暫無標簽

相關詞條

五分彩怎么玩的 3dp3开机号 一肖中特平四肖10码 秒速飞艇有假吗 公式规律家野中特 澳洲幸运5开奖记录 ds真人作假 香港九龙特码资料 新疆时时彩前三基本走势图 贵州快3选号技巧 四川金7乐组六实战技巧 广东南粤36选7开奖 特码qq群 pk10模式演算 上海快3计划网 搜索多乐彩走势图 急速赛车怎么玩才能赚大钱